定位

銷售: 010-83818982 客服: 010-63898612 登錄 注冊試用

客服
熱線

周一 至 周五
9:00 - 18:00

010-83818982
010-63898612

關注
微信

服務號
APP下載
最新動態:
雙碳目標下,煤化工路向何方? 2021-07-29

 “‘十四五’期間是煤化工發展的一個關鍵期,在碳達峰、碳中和目標的壓力之下,行業發展要按照國家‘十四五’規劃綱要中提出的相關措施,以在極端情況下保障石油戰略需求為出發點,處理好發展與安全的關系,統籌自身與其他相關產業的協同發展,同時兼顧常態下的經濟性,實現煤化工高質量發展。”4月底在廣西欽州舉辦的2021石化產業發展大會石化與煤化工高質量發展論壇上,石油和化學工業規劃院副院長李志堅針對煤化工發展提出上述觀點。

  存在三大突出問題

  從煤化工行業整體發展情況來看,通過近幾年的摸索,一些已投產項目的開工率和操作水平不斷提升,綜合指標在國際上處于領先地位;能耗不斷下降;煤制化學品行業貢獻增大;清潔環保水平持續提高;相對集約發展格局也初步形成。

  但煤化工行業在快速發展的同時也存在一些突出問題。

  首先是項目經濟性在低油價下變差。在40~60美元/桶的中低油價下,煤制烯烴和煤制乙二醇項目的盈利情況尚可,但相當一部分的煤制油氣項目處于虧損狀態。

  其次,示范項目進展緩慢,技術升級示范任務難以落實。“十三五”期間,國家發改委和國家能源局分別發布了《煤化工創新發展布局規劃》和《煤炭深加工“十三五”規劃》,當時考慮到油氣價格的不確定性,這兩個《規劃》都強調行業發展的出發點是為了提高技術水平,實現創新發展。但由于示范項目進展十分緩慢,在“十三五”期間大部分都還處于環評和前期階段,所以其技術升級示范任務沒有得到很好的完成,很多項目還是以產能建設為主。

  再次,資源環境安全約束加強,配套條件落實難度大。國內有些省區,特別是內蒙古自治區煤炭資源配置政策發生了重大變化,由為煤化工配置資源變成“招拍掛”,成為對行業發展影響最大的因素。

  李志堅表示,他在考察內蒙古、陜西等省區一些煤化工前期項目后發現,很多項目在建成后由于能耗指標的限制不能如期投產,對示范項目建設形成了很大制約。此外,因為煤化工項目整體對資源要素的要求太高,前期在項目建設過程中還有很多其他限制,落實起來難度很大。

  落實規劃是重點之一

  “從未來的發展環境來看,碳達峰和碳中和目標來的很快。從去年9月份習總書記第一次提出理念,到制定行動方案,也就是半年多一點的時間,這對整個行業發展在理念上都是一個很大革新,煤化工行業內很多企業還沒有完全適應。而且實事求是地分析,從我們目前的判斷來看,這種巨大的變化需要突破性地技術創新,有些目前還難以預料。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制定了今年幾項重點任務,其中一個是能源體系的變革,要構建新能源為主體的新型電力系統,這將給石化行業特別是煤化工行業帶來巨大影響。”李志堅強調。

  此外,李志堅還談到,國家在“十四五”規劃綱要里提出“兩個措施”來保障國內能源安全。一是要加快油氣勘探開發;二是要建設一批煤制油氣儲備基地,主要是推進內蒙古鄂爾多斯、陜西榆林和山西晉北、新疆準東、新疆哈密這五大煤制油氣戰略儲備基地建設,建立產能和技術儲備。如何落實這些規劃,也是煤化工下一步發展要思考的重點之一。

  著重從六方面突破

  對于如何更好地發展煤化工,李志堅提出六條建議,一是要統籌好發展和安全的關系。行業要從保證能源安全的角度出發去制定發展規劃,這是“十四五”或更長一個時期發展煤化工的基石和出發點。

  在常態下,根據油氣行業的發展趨勢,油價從長期來看應該是一個中低位的水平。在這種長期低油價的情況下,如果能夠通過進口實現能源安全,當然是最好。但是一旦出現問題,煤化工就要發揮它的關鍵作用。“所以煤化工將來的出發點就是要在極端情況下能夠保障石油的戰略需求。如果煤制油氣儲備產能提高并達到一定規模儲備水平,就基本能夠保障國內的核心需求。同時還要兼顧常態下的經濟性。”李志堅說。

  二是要統籌煤化工和其他相關產業的發展。這包括兩方面,一方面是要實現煤化工和綠色電力的協調發展。通過煤化工來解決綠色電力的波動性和調峰的問題,這個技術方案規劃院曾經做過很深的研究,現在看來仍有可行性。另一方面是以現代煤化工帶動傳統煤化工的轉型升級。包括用煤制烯烴改造電石法PVC,大化工聯產合成氨,同時要以煤化工帶動中西部地區紡織、輕工、建材等產業發展。

  三是要統籌做好煤化工碳達峰、碳中和技術示范。從煤化工能源轉化的體量和可再生能源的體量比較來看,兩者目前可能有數量級的差距,要靠可再生能源完全中和煤化工的碳排放難度也非常大。所以“十四五”期間的重點是要做好示范工作,為將來能夠大量中和煤化工碳排放做一些技術積累和技術儲備。具體而言,就是提升煤炭原料化應用的比例;提升煤化工加工過程效率,即通過不同技術手段,實現綠色制造;實現多能互補,加強煤化工和可再生能源的互補耦合,包括電驅化改造和與氫能融合。

  四是優化產業布局。國家原來在煤化工領域提出4個示范基地布局,包括鄂爾多斯、準東、寧東和陜西榆林。現在根據國家能源安全需要,應該擴大煤化工基地的布局。國家“十四五”規劃綱要增加了新疆哈密和山西晉北兩個油氣儲備基地,要結合國家煤制油氣儲備基地布局,把煤化工產能變成將來煤制油氣的儲備產能。

  五是用于保障國家能源安全項目所需的要素指標應單獨配置。“十四五”新的用能指標都已經下放到各個省份,如果按照國家目前給各個省份配置的指標來看,煤化工項目基本上在省內都解決不了資源要素配置問題,所以從一定程度上應通過國家層面預留指標來解決煤化工的資源要素配置。

  六是完善現代煤化工標準體系建設。目前現代煤化工的標準體系是完全建立在石油化工體系基礎上的,不能適應現代煤化工發展的需要。要圍繞現代煤化工快速產能建設和發展的需要來做好標準體系建設,為現代煤化工發展形成一種比較完備的、獨立的技術體系支撐。

版權所有:CCEUP-北京中能聯合工程技術有限公司

備案信息:京ICP備09045974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602004669號

芭乐黄视频-芭乐视频污版下载app-芭乐直播app最新版下载